时事政治:副镇长做专车司机被查 曝基层公务员困境

发布时间:2016-06-20 编辑:玉君 手机版

  导语:在刚性的制度面前,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,没有模糊地带。以下是小编分享的时事政治:副镇长做专车司机被查 曝基层公务员困境,欢迎大家阅读!

  这几天,安徽歙县王村镇副镇长洪升无意间成了“网红”:6月15日,在去县城送材料途中顺便接单时被查,同时被举报至纪委,一时引爆舆论场。

  在我国公务员序列中,副镇长是正儿八经的公务员,属“体制内的人”,而专车司机是“妾身未明”的灰色职业,收入高低姑且不论,似乎不是公务员该干的活。

  这位副镇长干起了网约车司机的兼职,原因很简单,也很现实:上要侍奉年事已高的父母,下有孩子要养,3000多元的月薪难以为继;自己又有痛风的毛病,为了尽快偿还治病后的欠债,他选择了开网约车。事件曝光后,涉事副镇长不掩不饰,不推不诿,向公众一五一十交代事情原委,并表示“不管组织怎么处理,我都坦然接受”。

  靠干点私活贴补家用,洪升的遭遇与窘境虽有他个人的特殊性,却触及基层公务员工作收入菲薄、生活压力大的痛点。正因为如此,绝大多数网友对该副镇长表示出同情和理解;同样,无论传统媒体抑或自媒体,对事件的跟进、评论,明显有着一种不曾多见的体谅、宽容。

  在刚性的制度面前,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,没有模糊地带。这位副镇长兼职遭举报,相关部门介入调查,理所当然。但冷冰冰的制度要考虑温热的人情,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。联想到前不久媒体报道的那位“偷鸡腿的”母亲,尽管偷窃是她无法抹去的污点,但社会各界照例给予了她意想不到的关心。

  当然,也有媒体虽同情这位副镇长,却简单引用网友的跟帖作标题,称这位“不偷不抢不腐败的副镇长还挺难得”,似乎很多基层干部在“偷”“抢”或“搞腐败”,难免给人“高级黑”基层干部的印象。

  上面千根线,下面一根针。基层不易,工作在基层辛苦。管理好基层公务员这支队伍,既要严惩“雁过拔毛”的微腐败,同样要对那些踏实干事的基层干部多一些鼓励,多一点待遇,多一些支持,让他们放心、安心、尽心在基层工作。

  实际上,这些年来,从中央到各级政府,越来越关注基层公务员的生活、工作条件,并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,努力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。比如湖南,各级政府从组织建设、硬件设施、上升通道、待遇补贴等多个方面发力,出台实实在在的举措,有真金白银的支出,力挺广大基层公务员。

  拓展:

  浙江公务员奉化77名新晋人员体验“农门”

  挽起裤腿、戴上草帽,赤脚踩进泥地。6月18日下午,在奉化市大堰镇西畈村有机稻米基地,27名80后、90后跟着村民在水稻田里学插秧。

  秧苗间距和行距最好是3寸和7寸,秧苗不能插得太深,太深易死苗;不能太浅,太浅易漂秧;也不能插脚窝儿秧……师傅教得仔细,徒弟学得认真,秧苗插得好,还有奖励。

 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农活体验,27名“青年农民”全部为奉化市直机关公务员;这更不是一场“真人秀”,去年9月,包括他们在内的77名新进公务员全部被下派到乡镇村庄、基层站所锻炼一年,干一季农活成为其中一项“必修课”。

  秋去夏至,大半年过去,收获了果实的同时,他们还收获了什么?

  从十指不沾阳春水

  到感受土地的“温度”

  涂一层防晒霜,抹一层粉底,还是遮不住脖子上那道清晰的黑白“分割线”。哪个女孩子不爱美?可过去这大半年,90后姑娘唐密黑出了人生“新高度”。

  黑色的皮肤透着阳光的温度和泥土的气息。

  去年9月,她考入奉化市财政局,机关大院的门还没迈进,就被下派到尚田镇财政所锻炼一年。她以为只是到基层学习业务经验,没承想,锻炼“计划书”里要求,必须学干一季农活。从小生活在城市,十指不沾阳春水,莴笋、芦笋摆眼前也分不清,这难度不比“公考”低。

  镇里安排她和另外5名新进公务员到方门村草莓种植大户吕蓬杰的种植基地“拜师学艺”。接下这几个书卷气十足的年轻人,老吕心里也打鼓:种地这么辛苦,这些娃娃们能行吗?身穿迷彩服、脚穿解放鞋、浑身泥点子,干完农活的第一天,唐密被镜子中“女汉子”形象吓了一跳。

  育种、施肥、浇灌,不管高温下雨,都要往闷热的大棚里钻,跟着师傅学技术。农活有多苦,有多累,她第一次有了真真切切的感受。

  今年春节前后,草莓正值采摘期,接连遭遇寒潮,唐密冒着雨雪赶到基地,和师傅连夜给每一垄草莓覆盖上一层薄膜,可还是有大片草莓被冻伤。“看来这一年没啥收成了。”看着师傅黝黑的脸,唐密心里阵阵难受。农活经验不如师傅丰富,但年轻人想法多,思路活。唐密和伙伴们商量,为基地草莓精心策划销售,设计建立微信公众号、发动“采购游”,帮助受灾的果农们解决销路问题。采摘清园结束,老吕一算账,6名徒弟认领的3个大棚,平均盈利达三四千元,这让他大感意外。

  如今,草莓大棚里已经轮种上西瓜,瓜熟蒂落时,吕蓬杰不忘叫徒弟们回基地尝尝。

  一季农活干下来,这批年轻人的肤色变了,村民们和他们打招呼的方式也变了,不喊“大学生”,而是“小唐”“小王”叫得亲。

  从农活中学会“农话”

  换位思考方懂得“农心”

  “近年来我们发现,不少80后、90后新进公务员都是典型的从家门到校门、再到机关门的‘三门’干部,对基层工作不了解,不熟悉群众需求。”奉化市委组织部负责人表示,为了补上这块“短板”,去年9月,奉化市新进的77名市直机关公务员全部被下派到乡镇、基层站所进行基层锻炼,在正式入职前,好好上一门 “群众课”。

  既然是“墩苗”,就必须脚踩土地,到地头学本领。除了订立工作计划、记好民情日记、联系重点工作、帮助困难群众等常规动作外,“干一季田头农活”成为他们最特殊的“必修课”。从干农活中,与群众联系,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、所思所愿,同时与群众建立起深厚的感情。

  身临其境,方能设身处地换位思考。下派到莼湖镇农办的龚杰表示,在一年中最冷的日子顶着海风出海,让自己切身了解到渔民生活的不易,“他们不管多么寒冷,始终要在海上作业,有时甚至还要下海。在今后执法中,我们要有同情心,做到合情、合理、合法。”

  感情深了,做起群众工作才会更讲究方式方法。下派到江口街道综治办的韩立龙是一名军转干部,虽然年纪要比同批的新进公务员大些,但在基层工作上,他同样是一名“初学者”。干一季农活时,当地的老农民用方言和韩立龙交流,传授经验,他不是本地人,听得“云山雾绕”,“如果连话都听不明白,说不清楚,以后到了岗位上,怎么能胜任工作?”

  趁着到基层锻炼,韩立龙捧着本《学说宁波话》不离手,空闲时拿出来读读念念。下班回到家,方言类栏目《讲大道》又成了他必看的节目。半年多过去,现在虽然“口语”说得不算溜,但“听力”已经能拿到“及格”。

  下派到尚田镇城建办的王臻记得,第一次到村民家中做猪圈拆除工作,进门坐下就照本宣科地把镇里拆违要求念了一遍,村民一声不响,听完送她出了门,工作显然没成功。第二天,一位“老乡镇”出马,带着王臻来到这户村民家,开口不提拆违,先递根烟,拉家常,了解村民生活处境,再把镇里的相关补偿政策告诉他,整整聊了一个下午,村民请他们留下来吃饭。

  这顿饭,王臻吃得五味杂陈。“其实很多时候,群众需要的不是政府部门程式化、书面化的‘回应’,而是需要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,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的事情,态度就显得尤为重要,送上一杯茶,搬一把椅子,叫一声‘阿叔’,耐心地说明原因,道明详情,往往能消除怨气,化解矛盾,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”她在自己的民情日记中这么写道。

  “有了这一份阅历,这批年轻人在今后机关工作中制定实际政策的时候,就不至于闭门造车,不至于脱离实际,为群众办事也会更加耐心用心,相信这一门‘群众课’,可以让他们受益终身。”目前,奉化组织部门正在筹划将新进公务员到基层历练一年形成长效机制,再过三个月,第二批新进公务员就将接过“接力棒”。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5 下一页
本文已影响

[时事政治:副镇长做专车司机被查 曝基层公务员困境]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