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济时政热点:医疗服务价格改革重在医疗结构调整

发布时间:2016-07-08 编辑:玉君 手机版

  导语:改革原则的核心落在医疗服务价格形成机制“结构调整”的关键点上,公立医院收入制度必将做出调整,甚至是经营模式、发展理念也将随之改变。以下是小编分享的经济时政热点:医疗服务价格改革重在医疗结构调整,欢迎大家阅读!

  国家发展改革委今天公布了《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意见》,明确了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。今后,我国将按照“总量控制、结构调整、有升有降、逐步到位”的要求,全面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。在改革过程中,要遵循医院收入不降,公众总体负担不增,医保基金可承受的原则,力争到2020年基本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,初步建立分类管理、动态调整、多方参与的医疗服务价格形成机制。(7月6日央视新闻)

  随着《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意见》的正式公布,意味着新一轮的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已经全面启动。改革过程中的总体原则是“医院收入不降,公众总体负担不增,医保基金可承受”,预期是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,建立更为合理的医疗服务价格形成机制,总体方向显然是正确的。

  既是改革,自然会有改动之处,革新之点。对于普通百姓而言,往往感叹“生不起病”的深层次原因,除了屡禁不止的“号贩子问题”,就是难以承受“高端设备”的检查费用与“贵得离谱”的药品价格。对于公立医院而言,药品收入在整个盈利模式中占据较高比例,在手术费用和护理费用相对偏低的情况下,就可能会出现医疗机构用药和诊疗行为失范的行为。此次医药改革,也在试图弊除制约医院收入,损害病患利益的“以药补医”等机制。如果说,推进药品零差率改革,是势在必行,民心所向之举。那么,公立医院原先“看得很重”的收入渠道也将随之消失。由此,为公立医院找到合理的补偿机制就显得尤为关键。

  在“医院收入不降”的前提条件下,就会适当提高病患的其他医疗服务费用。比如,推行药品零差率改革,降低药品价格的同时,将腾出的部分价格空间,用于“适当提高”先前较低的诊疗、手术、护理等体现医务人员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价格。而实际上,目前,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福建等4个省市试点的城市公立医院已经在实施这项改革。这其间有一个问题必然会引起重视,即药品价格与手术治疗等医疗服务价格,哪个的“价格自由浮动空间”更为“可控”,一时之间还真难下定论,需要在实际操作中逐步调整。如此可见,要想实现医疗服务价格的结构改革,就要理顺厘清医疗服务中的各种比价关系。并在推进改革的进程中,建立有效的评估机制。

  无论是从公立医院的角度出发,还是从普通百姓的角色望去,就经济层面而言,总体上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。改革原则的核心落在医疗服务价格形成机制“结构调整”的关键点上,公立医院收入制度必将做出调整,甚至是经营模式、发展理念也将随之改变。以往,医院可能靠“卖药”为主要营生。如今,药品价格实现零差异化,医院就无从赚取丰厚的中间差价。医疗机构若想持续运行,必然会在创新医疗服务技术,提高医疗服务能力上下足功夫。换言之,公众已经无须在药品上 “破财治病”,反而可以在“总体支出费用不增”的先决条件下,对于手术、护理等医疗服务水平享有更多的主动权。

  诚然,此次医疗服务价格改革,表面上看,是调整部分医疗服务价格,实质上更倾向于医疗服务体系的内部结构调整。即便公众看病的总体经济负担不会有明显的改观,但是对医疗服务价格的有效管理是趋于好转的。可以在一定程度上,遏制医疗机构巧立名目,乱开多开药品等违规情况,从而为推动整个医疗行业健康发展迈出铿锵有力的一步。

  须知,部分公立医院“自定义”药品价格,是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擅自进行。实施新政改革后,亦须谨防医院将营利的目光转向诊疗、手术等医疗服务项目。这就需要监管部门和规范机制,具备有效抑制医疗机构和医生诱导服务需求的能力。只有减轻公众负担,确保病患享有更多医疗服务权益的医改措施,才是真正能够施惠于民,受用于民的利好之举。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5 下一页
本文已影响